当前位置:首页--党建--时代先锋

赤诚铸军魂 大爱暖人间

来源:U赢电竞杂志2019-01-30作者:杨昕晨

穿过一片翠绿的竹林,踏过几条潮湿的泥路,便来到坐落在竹林深处的一栋房屋前。院里晒着芝麻杆,还有一棵茁壮的柿子树,沉甸甸的果实挂在枝头。房屋大门上方的两块牌子引人注目——“光荣军属”、“光荣退役军人之家”。这就是退役军人胡晨的家,位于铜陵市枞阳县雨坛镇双丰村。

2018年5月10日,年仅31岁的胡晨因病逝世。弥留之际,他决定无偿捐献器官救助他人。之后,他的一个肝脏、一对肾脏、一双眼角膜植入5位患者的体内,使他们重获新生和健康。

胡家是双丰村的一个大家庭:从1938年开始,祖孙三代8人,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、抗美援朝的峥嵘岁月、和平年代的国防建设。

峥嵘岁月 见证报国情怀

谈起胡氏家族的铿锵报国路,要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。1938年,时年17岁的胡文杰(胡晨伯爷爷)弃笔从戎,在无为县参加了新四军,奔赴抗日救国前线。1940年,胡建明(胡晨叔爷爷)在桐城参加新四军,他不仅参加了抗日战争,还在新中国成立后主动请缨赴朝鲜,参加抗美援朝战争。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,胡氏一家前赴后继、薪火相传的从军路自此开启。

革命战争年代,胡家子弟冲锋陷阵、奋勇杀敌,经历战火洗礼。和平建设年代,胡家子弟扛枪戍边、枕戈待旦,投身国防建设。1968年4月,胡晨的伯伯胡生友光荣参军,在驻舟山群岛部队服役;1980年,胡晨的二叔胡树清离开家乡,到福州军区31军报到;1989年3月,胡晨的堂叔胡伟应征在南海舰队广州某基地服役,后被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峡之声广播电台;1999年12月,胡晨的堂哥胡炳炉参军,在福建省军区服役;2004年12月,胡晨应征入伍,在福建省军区某部司训大队服役;2008年12月,胡晨的胞弟胡飞参军,在东部战区陆军73121部队服役。

胡家三代八人先后参军报国,胡晨的父亲胡曙光每谈及此都倍感自豪:“我的伯父、叔父、弟弟都是军人,我的两个儿子也是军人,他们都有自己的成绩,一直以来都是我们胡家的骄傲。”如他所言,胡家子弟在服役期间的表现都很优异——

胡晨的伯伯胡生友在部队服役期间先后三次获得“口头嘉奖”,后被评为连“五好战士”。他积极向党组织靠拢,工作上刻苦训练,生活上艰苦朴素,争当连队尖兵。1970年3月,胡生友正式成为一名党员。退伍后,他不改初心,始终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发扬军人作风,为胡家后人树立了榜样。

胡树清从五六岁起便跟着兄长胡生友,长大后也沿着兄长的足迹参军入伍。1984年7月,他从军校毕业到31军干部处报到,放弃在厦门市区工作的机会,“我主动请求去海岛部队”,胡树清忆起往事时道。于是,他被分配到厦门市同安县大嶝岛的金门广播站。大嶝岛与台湾金门岛海上最近距离仅2000米,但进出大嶝岛要根据潮汐乘船渡海,“条件十分艰苦,部队在岛上打井取水,水都是咸的,但我是农村孩子,不怕吃苦。”就这样,胡树清在大嶝岛一干就是5年。服役期间,胡树清先后荣立南京军区政治部“三等功”3次,并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。

双丰村老一辈人都还记得胡家这样几件事:1971年,胡文杰所带的部队拉练行军至枞阳,他支持关心家乡文化事业发展,个人自费赠送当时的乡政府一台电影放映机和一套音响设备;胡建明参加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,在战场上立过功受过伤,腰部、股部等被弹片击中,从死亡线上走过来,留下了许多伤疤……

时间的年轮转过一圈又一圈,胡氏一家的参军故事在村头巷尾被口耳相传,他们的报国情怀被峥嵘岁月所见证。

耳濡目染 精神密码代代传

家里有先辈参军入伍,从小耳濡目染的胡生友对部队很崇拜,积极参军,“一股劲要保卫祖国。”后来,胡生友又把自己在军营的点滴讲给他的后辈听,“为国家办事,为人民办事,也是锻炼自己。”受他影响,胡树清长大后也进了军营。

在胡树清看来,二伯父胡建明的故事更加精彩:男扮女装,刺杀想要花姑娘的日本大佐;渡江战役中被流弹击中,经别人提醒才知道自己受伤。“他头上没有头发,那就是被炮弹燃烧破坏的,一直到去世时,他身体里都还有弹片,我一直觉得二伯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人,我要向他学习。”有一次,胡建明送给他一个黄色的军用挎包,他开心极了,“那挎包我一直保留着,最后留给了胡晨他们。”

在胡晨的父亲胡曙光的记忆里,胡晨小时候就很喜欢军装。叔叔胡树清回家探亲时曾带回一套军装,小胡晨穿着叔叔宽大的军装,对着镜子敬礼,踢正步。看到他对军装如此喜爱,胡曙光就买来红布,将军装改小给胡晨穿。“我自己会做裁缝的活”,胡父因年少生病没能及时治疗而致腿部行动不便,但他独自将自幼丧母的胡晨、胡飞兄弟俩养大成人。在其他村民看来,胡父坚强的意志、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人佩服,“他擅长很多手工活,胡晨和胡飞也被他教育得很好。”

先辈们忠诚报国的情怀与理想,父辈们坚韧不拔的意志与精神,形成了胡氏一家独特的精神密码。多年的耳濡目染,胡晨、胡飞兄弟俩成人后先后参军卫国。无论是胡建明还是胡树清,不论是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上还是在戍边卫国的海岛边,胡家三代人的红色基因血脉相承。

器官捐献 心系大国小家

在胡晨的父亲与叔伯心里,胡晨自小便是一个独立、懂事的孩子。7岁时,母亲因病去世,他便和身有残疾的父亲、年幼的弟弟相依为命。家务事和农活他总是抢着干,从不叫苦喊累。“我比他小三岁,他一直都很照顾我,也不让我干活,好吃的好玩的都让给我”,胡飞眼里的哥哥胡晨是一个在他和邻居家小孩吵架时“帮理不帮亲”的“小家长”。

从小怀有“军营梦”的胡晨,于2004年如愿入伍。他刚开始也是被分配到最艰苦的海岛部队,后被选调到司机训练大队学习司机驾驶技术。服役时,胡晨给司务长魏平伟留下的印象是:“做驾驶教练期间,训练结束后他和新兵们一起擦车,小事他都是亲力亲为,我们那个时候在炊事班,食堂里的脏活累活基本上他都抢着干,从来没去计较过。”

第一年被评为优秀学员,第二年再被评为优秀士兵。后来部队裁兵,本来不在名单之列的胡晨,却将留下的机会让给了战友,自己选择退役回家。为此,胡树清特意把他喊到家里问他,“战友之间感情都很深,别人家里困难,还是把机会留给他吧”——他这样回答。父亲胡曙光更了解胡晨,“这孩子太懂事,我腿部有残疾,胡飞在读高中,他想着家里生活压力大,总想着回来撑起这个家。”

告别了军旅生涯,胡晨和父亲去北京务工,又将高中毕业的胡飞送入部队。到北京后,他很快就熟悉了各种水电维修业务,踏实、耐心的性格更是受顾客欢迎。渐渐地,“经济条件好起来了,家里的房子就是在那时候盖起来的。”弟弟胡飞也没有辜负父兄的期望,义务兵服役期满后顺利留队转为士官。好景不长,2015年,胡晨的妻子生下孩子后去世。2016年,胡晨又患上病毒性脑炎。为挑起家庭重担,胡飞也和哥哥当年一样作出了艰难的退役决定。

在与病魔抗争的两年间,胡晨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。正因此,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,胡晨和父亲商议决定,捐赠器官救助他人,回报社会。

“你走进黄昏,却给别人以清晨”,这是一位诗人为胡晨作的诗句。胡晨的生命虽已逝去,但他却用大爱温暖人间,让希望在别人的生命里延续。

记者手记

赴枞阳县采访胡晨一家时,恰巧遇见一批年轻人入伍,他们胸前戴着大红花,正在铜陵火车站和家人合影、告别。火车站循环播放的《强军战歌》回荡在耳边,振奋人心,一时间竟让人觉得眼前仿佛有无数朵灿烂的花儿盛开。他们也许像当年的胡家子弟一样,满怀憧憬,胸有理想,渴望建功立业,报效祖国。


责任编辑:史洪芳